品生活|教化重于征伐

摘要: 刘秀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就能认准进入和平建设年代之后最重要的是什么,并能提前做好准备。


导语:刘秀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就能认准进入和平建设年代之后最重要的是什么,并能提前做好准备。如果一个开国皇帝要成功转型,这是必备的素质。

《资治通鉴》从第三十八卷开始记载刘秀的事迹。


公元22年,刘秀召集兵马,打出旗帜反对当时称帝的王莽,从此开始了创业过程。期间,刘秀有很多可圈可点的表现,最脍炙人口的当属昆阳大战。这场战役中,刘秀以八千非正规军,击破王莽派来围剿的十万大军,成为中国战争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案例。在整个消灭王莽、平定割据、建立东汉的过程中,刘秀在用人、谋略,以及他自身的为人上,都有值得称道的地方。如果写一本普通的刘秀传记,一定会突出他这段历史。但《资治通鉴》对刘秀的关注却不在这里。




公元25年夏天,刘秀开始称帝。秋天,刘秀就求访到一位名叫卓茂的长者。卓茂早年曾担任过县令一类级别不高的官职。但这个人有一项大优点:为人朴实忠厚,待人宽厚仁爱,做事从不和人争抢,口中也从无恶言恶语。他每到一个地方任职,都以这套行为方式来感化大家。当地百姓看到父母官是如此赤诚的一个人,都不好意思在他面前撒谎。所以卓茂任职的地方,社会风化都很好。刘秀听说这个人之后,就找到他,任命他为太傅,并且封他为“褒德侯”。



卓茂虽然有很值得人们敬重的品格,但从影响力来说,并不算一个声明显赫的人物。他的直接影响力只能波及对他有所接触、有所了解的人,间接影响力可以扩散至他曾经管理过的地方。无论卓茂个人品行如何高尚,治理地方如何有成绩,和刘秀消灭王莽、建立东汉比起来,只能算小人物、小事件。一般人看这段历史,不会把它作为值得注意的事件对待。



显然司马光不是一般人。司马光不仅认为这是刘秀一生中最值得关注的重大事件,并且把它拔高到影响了整个东汉王朝命运的高度。在讲述完刘秀任命卓茂之后,司马光有这样一段评论:“光武即位之初,群雄竞逐,四海鼎沸。彼摧坚陷敌之人,权略诡辩之士,方见重于世。而独能取忠厚之臣,旌循良之吏,拔于草莱之中,置诸群公之首。宜其光复旧物,享祚久长,盖由知所先务,而得其本原故也。”(《资治通鉴》卷四十)诚如司马光在评论中所说,刘秀刚登基的时候,天下并不太平,国家也还没有统一,仍然有不少对皇位虎视眈眈的割据势力存在。在这种形势下,见重于世的必然是那些敢于冲锋陷阵的猛将,和懂得机诈权略的谋士。


卓茂显然既不是猛将也不是谋士,他的忠厚在残酷的战争中体现不出价值。但战争总是要结束的,国家必然要慢慢走向治理。如果能看到这一点,就能看到卓茂的价值。卓茂的长处正是能用温和有效的方式把老百姓管理好。所以,即便战争仍然如火如荼,刘秀还是抽出时间寻访卓茂这样的忠厚长者,并对他高度表彰,为国家从战争状态向治理状态过渡而未雨绸缪,这是刘秀的眼光。但一般人对刘秀提拔卓茂这件事并不是十分重视。把刘秀的这一见识和行为拔高到东汉之所以能长治久安的重要基础,是司马光的眼光。司马光从这件事中看到,刘秀在战火纷飞的年代,就能认准进入和平建设年代之后最重要的是什么,并能提前做好准备。如果一个开国皇帝要成功转型,这是必备的素质。



对提拔卓茂这件事的评论,是刘秀出现在《资治通鉴》中以来,司马光第一次对他的行为作出正面评论。刘秀创业过程中,名将数十辈,大小百余战,对这些普通人看来惊心动魄的历史事件,司马光不赞一词,等闲看过。司马光真正开始评论刘秀,试图从他身上找到一些值得后世皇帝学习的素质,恰恰是以提拔卓茂这件一般人认为不重要的事件作为切入点的。这正体现了《资治通鉴》反复强调的主题:教化重于征伐。





首页 - 外贸信托五行财富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