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人遇见野玫瑰2|旅行中书

摘要: 这个旅途中听来的故事,让我看到了一片顽强而自由的野玫瑰。

12-14 09:08 首页 MyBoom

(二)Sonya家的故事


早上起床,Sonay已经在厨房忙碌,见到我们亲切地问候,我甜蜜地说,Stella陪我睡了好久。Sonya做了个鬼脸:“悄悄地说,其实,我们给Stella起了略微有点不雅的绰号——当然只是个自己人之间才说的小笑话,叫作Mayweg prostitute……”昨晚又住进来两个客人,Stella也是周到地过去暖床,这个绰号,虽然戏谑,还真是这只对两脚兽超级友好的猫咪的“真实写照”。


Sonya给我们准备了超级丰盛的早餐——不夸张地说,可能是我有生以来在人们的家中吃到的最为丰富的一顿,大部分美食出自Sonya之手:谷物圆餐包、牛角包、李子果酱、樱桃派、鲜果思慕雪,还有在中国难得一见的榅桲果酱——Sonya说这是她第一次尝试成功,光削掉榅桲那又硬又厚的果皮就花去了很多的时间。当我们喝餐后咖啡时,Sonya也倒上了一杯坐在桌边和我们闲谈。


皇帝式的早餐


首先问起了我们出游的安排——我们想悠闲点,上午去大名鼎鼎的保罗克利博物馆,下午去伯尔尼艺术博物馆,其间的闲暇就在城里四处转转,兴之所致随便去哪里都好,反正我们有Swiss pass(没有也没关系,日内瓦和伯尔尼的旅店都会给住客发放市内公共交通免费乘坐卡)。发现我们对美术颇感兴趣,Sonya兴奋起来,告诉我们2016年下半年伯尔尼刚刚举办了一个大型的中国艺术展,策展人是中国艺术品的重要藏家Uli Sigg先生——这个名字对我而言十分陌生。Sonya对这个展览赞赏有加,语气中还有一点意犹未尽的回味,“展览的名字叫Chinese whispers,名字很巧妙,我看了之后特别感动。你们应该去了解一下Uli Sigg和这个展览。”


Chinese Whispers

参展作品:湖C-赵半狄

参展作品:森林-倪有鱼


赶快乖乖掏出手机google这位收藏家——的确是位重要人物:Sigg出生于卢塞恩,1995年-1998年曾先后出任过驻华、驻蒙古和驻北朝鲜大使,目前是瑞士最大的媒体公司Ringier的副总裁,一直对中国艺术抱有兴趣,收藏了大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涉及了1970年代至今的许多重要的当代艺术家——当代艺术在中国,是一个微妙而敏感的领域,这既是由当代艺术本身的特质所决定的,也是由当代中国的文化生态决定的,也无怪乎我们对这样一个Sonya认为非常重要的收藏家一无所知了。


Uli Sigg和他的中国艺术收藏


为了让我们多了解一点Chinese Whispers展览的内容,Sonya还专门送来了展览上拿回来的小册子,上面列出的参展艺术家,自然有一些是在国内被禁止的,比如身材肥硕的那位アイ姓艺术家。我向Sonya解释了一下这两年我们正在发生的事情——她当然多少也有所耳闻,包括包围着我们的“墙”。面对我的悲观和迷茫,她说,大概是因为政治家不能流露出任何的软弱吧,至少你们还被允许,到外面的世界看一看,“我父亲的那个时代,这是不被允许的。当我的叔叔从保加利亚到加拿大看望我父亲时,他的妻子和孩子都必须留下国内,相当于,人质。”于是我们续上热咖啡,聆听了Sonya家的故事。


Sonya的爸爸曾是保加利亚一位高级军官。在“东欧”国家中,保加利亚大概算是对苏联抵制情绪比较低的一个,但当年苏联人进入保加利亚时,Sonya的父亲表示了明确而坚定的反对,因此而被投入了索菲亚的监狱。Sonya的姑姑四方奔走,终于通过熟人解救了哥哥,并帮助他离开了祖国。


Sonya的父亲辗转来到了瑞士,却只能住在难民营中。当时,Sonya的妈妈正在保加利亚从事人道主义救援的一些工作,姑姑找到她,请求带一些东西给自己的哥哥——没想到两人在瑞士的见面,促成了一段爱情故事。Sonya妈妈的家族在伯尔尼颇有势力,自然不愿意女儿嫁给一个处境艰难的保加利亚难民。“最终,爱情还是胜利了。”Sonya笑了,“不过我想父亲一定度过了一段难捱的日子——来自我母亲家庭的压力很大。所以,最后他准备再次出发,去往加拿大开始属于自己的生活。”


索菲亚的狮子桥


于是,Sonya的父母登上了一艘前往加拿大的难民船,“母亲跟我形容过船上的情形,那种混乱肮脏,她终身难忘。”不过新大陆并不全然意味着希望的曙光,工作机会很少,Sonya的妈妈因为精通四国语言(哈,瑞士人的大优势!)被录用了,不过父亲却过了相当一阵子才在一家蘑菇种植公司谋到了一份差事。“于是父亲就非常努力地工作,一年之后他买了一辆二手车,后来就买下了一幢公寓,第二辆车。我们的生活步上了正轨。”


我们听得有点惊讶,也十分感动——原本以为Sonya一家人一直生活在这个富庶祥和的永久中立国,没想到还有这样辗转漂泊的故事,像部基耶斯罗夫斯基色调的电影。我问她,那么“野玫瑰”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父亲的祖国保加利亚的索菲亚吗?“索菲亚的确有很多玫瑰——有时候客人还会问我,你就是‘野玫瑰’吧!”Sonya大笑之后转而深情地说,“不过我选‘野玫瑰’做名字,是纪念一种加拿大的原生玫瑰花。”加拿大,她的父亲真正开创并保卫了自己生活的地方,成了她的祖国,在那辽远北地上的野玫瑰,成了她心中美与自由的象征。


加拿大野玫瑰


    抚摸着咖啡杯的杯口,Sonya说,每当思及此,都对现在的生活感到格外地满足。我觉得这个故事充满了20世纪大历史的味道,它不是悲剧,也不是喜剧,是在一个写满了集权的世纪里,人类的正剧。虽然故事给我的感动并不能弥补我对现在生活中的一些退步所感到的遗憾,但是我感到这个分享的时刻有很多重要的意味:人与人之间的相互理解与共情。


    很遗憾,错过了Chinese Whispers展(在日内瓦也和方力钧的个展擦肩而过),因为艺术是又一个对我们充满着意味的东西,借由艺术,我们了解世界,了解别人,也了解我们自己。不过我们在保罗·克利博物馆看了两个很棒的展览,又在伯尔尼艺术博物馆看到了很多令人难忘的艺术品。后来我们还是决定,到伯尔尼的熊园去看一看。


偏爱塞尚的静物(伯尔尼艺术博物馆藏)

    

    向地下挖出的正圆形熊舍里只有平时供熊嬉戏休憩的大石头,空无它物。周围的看板上用各国语言写着:抱歉,我们正睡着呢!而墙上的监控画面上,两只黑熊正在草堆上酣然而睡,其态可掬。回头一看外面的天空中,却有一只不睡的黑熊,正在走钢丝,让人忍俊不禁!


冬天里的钢丝熊


    深深被熊城伯尔尼的幽默感感染了,而这幽默似乎在说,人类的每次进步都如此艰难和珍贵。希望我们能一直小心翼翼而优雅地前行,不要忘记历史,也不要后退。


首页 - MyBoom 的更多文章: